【法加/苏米英】谁杀死了耶和华?[3](未完)

来不及赶飞机了,姑且写到这吧。临时赶的,看上去可能跟前文不太衔接,实际上这个故事发生在与前文同一天的时间里。威廉被弟弟丢在家里看家啦,弗朗西斯还没来及被我掀老底。

前言(番外)    锲子   chapter1  chapter2  


————————————————————————

【chapter3  未完】

栗马被勒紧的缰绳扯住脖颈,不由扬起半身,嘶鸣了两声,然后来回甩了甩鬓毛。系上银制的铃铛晃着胡乱碰撞出声响,马夫转过头去,粗声喊道:“这边野林是走不了了,先生们请下来吧。”

一路的颠簸裹着昏沉沉的倦意,亚瑟·柯克兰本耷拉着眼皮,懒懒地蜷着身子就快要靠倒在斯科特身上。被这么一喊,蓦地僵直住了身子。斯科特恹恹地把弟弟推到一边去,帕特里克倒是不吭声,没等马夫叫喊就已经起身准备离开了。

“还不走?”斯科特半倚在马旁,斯条慢理地点上了菸烟。黏稠的空气焦灼地融裹住烟雾,很快那点稀薄的雾便殆尽在一片闷热之中,“要是你想留在这,我们倒是更欢迎。”

“等等!”亚瑟慌慌张张应了一声,揉了揉惺忪的眼,扶靠着车边,小心翼翼地抬脚往下够了够。他有点矮,可两个兄长愣是杵在那,完全没有去搀他的打算,他只好跳了下来。

好得很,不知道搀住弟弟的两家伙眼皮抬都没抬,倒是默契地往旁边闪了闪,只落得亚瑟一人的过膝筒靴被四溅的泥点沾上了污渍。

几个人总不见得把车前的马拆过来用,往后的林路自然是得靠步行了。帕特里克一言不发地对照着图纸在前面带路,斯科特不疾不徐地跟在后面。亚瑟自出生便在法国长大,和曾受过英国骑士教育的两位哥哥不好相较,他很不幸也很合乎常理地被落在了几米开外的最后。

路很不好走,尤其当行进途中开始下大雨时,脚下的泥浆黏稠而阴冷,有些地方的土壤竟能淤没至踝处。亚瑟吃力地设法拔腿趱行,但始终跟不上兄长的步子。他们从不回头看看自己的情况,望着林间快隐没了的背影,亚瑟极担心一个不留神便被丢弃在了这个鬼地方。但当他试图去扶盘结而上的古树根底时,冷冷的呵斥声便打僵住了他的手。

“别碰!”

亚瑟怔怔地抬眼,斯科特竟不知何时停足伫在了面前。任何解释都不被需要,倏忽即逝的闪电在昏灰的天际撕裂开几道链状的白光,焦烟兀地便随之而起。亚瑟辨出那是大抵四百米开外的林海,不由煞白了一张脸,缩回了手,顶着隐隐发麻的头皮加快了步子。斯科特也不再言语,转身继续走他的路。

待行至林海末路,暴雨也淅淅沥沥了起来。

“太糟糕了。”斯科特蹙了蹙眉,湿漉漉的马甲被倾倒出了一堆软皱的菸烟。

亚瑟嗅到了一丝道不清的诡谲气息,歪斜着头扯住斯科特的衣角:“唔,似乎有奇怪的味道?像是家里仓库堆的那几把破刀上的铁锈……”

“是血腥味,很浓重的血腥味。”斯科特抬手将被扯皱的衣袂从少年攥紧的小拳中夺了过来,脸色陡然阴郁起来,“我已经十几年没有闻到过这样的味道了。

帕特里克阖上眼微微翕动鼻翼,继而眸色一沉,指了指远处淤落于泥淖里的巉石,“从那里弥散开来的。”

细微的空气粼粼薄光,在诡谲的古林里沉浮游弋。那是亚瑟在羊皮卷上读到过的鬼火,它往往出现于坟场墓地,因而他竟不感到诧异。这正是那位夫人高明之处,按着图纸所标明的那样,此处是战场遗迹,自然掩埋堆积着大量尸殍。寻常人怕是还没靠近便被吓了个半死,地处又极为偏僻,故而柯克兰家暗下动用那么多的人力,竟枉费了十几载才觅得她的音讯。巉石转后隐隐露出一檐木屋,那无疑是他们的目的地。但眼下湿重的血腥味与行路间瞥见的错杂无章的脚印,把一切都引向了一个令人伈伈不安的最坏结果——

“我们来晚了。”

木门刚“吱嘎”地被推开一角,所寻者的血液已沿着木隙流淌至脚边。铁锈般的腥味从床边层层散开,触目所及,尽是狼藉。两名穿着教袍的男子横躺在木板上,而威廉姆斯夫人则半身伏在溅满血色的床上,残断的匕首还被紧紧攥在手中,刀尖的血迹已斑斑驳驳凝成赤黑色。

帕特里克几步上前,伸出手指探了探,继而眼眸促狭成一线,微微敛起,许久,喑哑地宣布道:“夫人已经逝世了。”

“她是勇敢的,这群恶徒大概也没有想到她会反抗。”斯科特半跪下去将两名教士翻过身来,下一秒,一双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臂腕。

亚瑟地惊叫着手中一抖,蜡烛倏然跌落至地面上。所幸那一滩黏稠的积血,将燎起的火舌吞噬在一片魆黑之中。斯科特本能地扯回手,抽出佩刀往下捅去。这一切来得太过迅速,细微的腕骨脱臼声与刀刃划过剑鞘的声响在暗夜中交错而成一道难抵的杀气。待烛火再度燃起时,地上的尸体已彻底成为了尸体,连挣扎痛喊也不曾有过。

亚瑟倒退了几步,伈伈睍睍地盯着地板:“……死了?”

“死了。”斯科特面不改色地收起刀,按住腕间,“要吐到外面吐去。”

莫名的恶心惶恐在胃里翻腾覆去,亚瑟捂住嘴点点头,踉跄着要跑出去,却磕撞到了一旁的木箱。低低的的啜泣声阻挡住了亚瑟险些冲破喉间的痛喊声,亚瑟瞪大了眼睛,看着簌簌地晃动起来的木箱。惶恐与好奇心密密匝匝地缠绕在头脑里,似是被诱导了一般,亚瑟伏下身,还未等斯科特呵斥住,便哆嗦着手掀开了木盖——

浅金的碎发埋在臂间,黯淡的火光披落于黑漆漆的木箱内。男孩无措地抬起一张脸,一双海蓝的瞳也似被晕染上了暖色,直映在祖母绿的眸内。



而此时,波诺弗瓦的晚宴也到了曲末。在柯克兰家族还未知晓的这个宅邸里,一个有着与男孩相同样貌的孩子正坐在床边,听姐姐讲,关于那些年弗朗西斯女装的故事。

——to  be  continue—————

我十八号才会从日本回来,二十号还要拍毕业照和聚餐,可能二十一号能把这章补全吧,到时候你们再来看看?

打苏英的tag是因为我正文里是往苏米英亲情向靠的,米单恋英,亚瑟感情不明确,或者说他压根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番外(弗朗西斯的梦外)是米英正式情侣,苏英仍旧亲情向。要是打这个tag不太好或是让你们不太舒服的话,请告知我一声,我在国外应该也能用手机撤掉的


评论 ( 17 )
热度 ( 24 )

© 知更鸟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