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Interested motives(动机不纯)[1]

简介:

当你连续几个月都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收到厌恶的垃圾食品之时,你会不会不由自主地关注起身边那个最可疑的人呢?这种时候,请切记,不要显露出你的好奇之心,以至于让那个该死的影帝寻到任何能捕捉到你的心的机会。

食用说明:

①短篇私设

②主米英、法加,微仏英

③共英、法、加三个系列视角(目前为亚瑟视角)

④高二生学业繁冗,更新慢如树懒

⑤表白马蒂、亚蒂……不要和我抢QAQ


——————————————————————————————

01

灰濛的薄幕间渗透进拂晓的第一道晨光,玻璃窗外传来鸟儿细碎的吱喳。床头漆黑的电子闹钟于整点准时地发出了清脆的机械声,男子修长的手伸出素色的被褥,在额上搁了一会,才缓缓睁开眼。瞥了瞥闹钟:噢,6:10,小憩时间结束。于是坐起身,不紧不慢地披上一旁摆好的休闲长衣。

简单地漱洗了一下之后,系上前不久刚买的米色围裙。在厨房忙碌的时光总是充实而短暂,男子在铺有白色桌布的餐桌上摆好新鲜出炉的食物。这是一份典型的英式早餐,细嫩的半分熟蛋黄在蛋白中央微微晃动着,与西红柿片艳丽的大红交融在淡淡的晨茶香味之中。奶油的浓郁与吐司的恬淡相碰撞,精致的盘边上还静静地摆着来自北爱尔兰的煎培根与炒蘑菇。

细细读着《泰晤士报》,一边享用亲制的早餐。待饱足,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一如既往地是6:40。男子在卧室换好西装,在镜前整了整灰色的领结,又再次漱洗了一番。为了显示对他人的尊重,仪容着装整洁是必要的礼节。在确保一切无误之后,男子提起公文包,离开了家中。

他并不介意徒步走到地铁的那段不算太短的旅途,被露水沾湿的草坪上传来孩童们天真的嬉笑声,几个小女孩手拉着手,一边转圈一边唱着古老的苏格兰民歌。聆听着河水淙淙的流淌声,轻风捎来了清新的空气。

由于上班的时间较晚,人们总选择在八点左右再出门。所以大部分时候,男子乘坐的地铁并不是很拥挤。等到了公司,他照惯例向早到的保洁人员礼貌地问了声好,然后迈着轻松自如的步伐走向办公桌。

是的,完美的早餐,完美的着装,完美的旅程,完美的问好……直到他走到办公桌前的那段时光,都一如既往地遵循着他精细的每日规划。也许你不能理解,但我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一个标准的英国人,确实充分享受着这样一成不变的时间安排。直到,那个该死的垃圾出现在他桌上。

哦,请容许他这样粗鲁的称呼,但事实上,一个来自便利商店的汉堡,对于这位饮食规律健康的英国人来说,确实是垃圾。瞧那油腻腻的双层面包片,简直像是面包机掉进了油锅里而引发的惨剧受害者一般。还有夹在其中的干巴巴的生菜与颜色诡谲的肉制品,呵,和它那低廉的价格恰好相配。

柯克兰先生皱起眉,不屑地乜了一眼那本不应出现在自己整洁的办公桌上的汉堡。他大可以直接丢进公用垃圾桶中,这也确实是他此刻最想干的事情。只消多走几步路,这个扰乱他生活的该死的垃圾就会彻底消失在焚烧站中。但现实却是,他不得不对着汉堡大眼瞪小眼,一直等到同事们来齐为止。

是的,处于礼貌的考虑,他想他应该问一下周遭的同事:“嘿,到底是谁烧坏了脑子,准备吃这恶心的垃圾?”

 

02

“请问,这是谁的食物?”

向女王陛下发誓,柯克兰先生确实是这样问了。然而这个散发着油香的汉堡却一直安安静静地摆在他的办公桌右上角,直到下班时间也没有人来认领它。期间,柯克兰先生还不得不遭到了几个上司与同事异样的目光。

“Oh,fuck it!要是这该死的玩意儿再在我身边多呆几天,全公司的人都会认为我是个喜欢吃快餐食品的不靠谱的家伙!”柯克兰先生捂着口鼻,将这个给他完美的生活添了不少麻烦的汉堡重新放回它原先的塑料袋中,单手拎着,径直走到公用垃圾桶前。他特意等到了公司员工都走完之后才扔的,这样,第二天就不会有人指责他在一堆废纸中丢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污染物。

柯克兰先生的如意算盘可真是打得美妙,但现实却是,一个好死不死的年轻人正巧撞见了这一幕:“嘿,亚瑟!真巧,居然在这里遇见你,我想全公司就剩我们两个勤劳的人了啊哈哈哈哈……”

“该死的!”柯克兰先生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他认识这个不识气氛的家伙——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工作能力还算出色的美国小伙。在柯克兰先生认真严肃的人生中,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发出这般令人刻骨铭心的笑声。

换做以往,柯克兰先生一定会拍拍公文夹,皱着眉,板起面孔教育对方道:“阿尔弗雷德,你不该这样称呼我。也许这在美国只是一件小事,但是这里是英国,是职场,而我是你的上司,我想你应该使用敬语。不,我不是指责你的意思,请不要摆出这样一副无辜的表情……umm,好吧,随你怎样吧。不,不是因为你的缘故啊,只是我突然想这么听人喊我了,真的∑(○////△//// ○)”

然而上帝却没有给柯克兰先生又一次上演英式傲娇的机会。

柯克兰先生无疑是非常尴尬的,他手中拎着的塑料袋上,便利商店的标志在黑色西装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突兀。他试图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阿尔弗雷德打上一个简短的招呼,但是很明显,对方已经看见了里面的汉堡。

似乎是被柯克兰先生的口味反差惊吓到了,阿尔弗雷德怔了怔,然后走上前,拍了拍柯克兰先生的肩,大笑道:“啊哈哈哈哈,亚瑟,你也买了新开的那家店里新推出的豪华版盖世无敌至尊闪亮憨八嘎了吗?跟我口味相同呢啊哈哈哈哈哈……”

柯克兰先生如同看智障一般同情地看了后辈一眼,然后扔下汉堡,提起公文包就走。

 

03

伦敦的上空总是酿造着一场稠雨,很快黑魆魆的云雾便从远处翻滚而来,愈发繁复叠杂,连最后一角淡蓝的天幕也被吞没了。走出地铁站,街道上氤氲着重重迷雾。几片锯齿形的树叶静静浮于河面上,却被雨点砸落而开的涟漪浸湿,顺着漩涡回转荡漾起轻盈的身姿。河流潺潺的流淌声与杂乱无章的雨声交织融合,雾霭之下,苍白的、灰黑的、赭红的……那些沧桑的欧式砖墙都被愈大的雨水冲刷着,共同描拟出专属于伦敦的意境。

柯克兰先生撑开长柄伞,在一片愁云惨雾中悠闲地走着。这个27岁的标准英国公民,显然已对这样的情景司空见惯,甚至于是淡定从容地享受着雨点慌乱敲打伞面的趣味。

虽然柯克兰先生总是如同般绅士以礼待人,但他也只是将尖酸刻薄的一面掩于腹中而已,他乐于暗暗嘲笑那些活得乱七八糟的人。就像现在,当面上的愠色被滂沱的大雨一扫而空之时,我们的柯克兰先生,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不由地冷笑了一声。

他在想:阿尔弗雷德惊世骇俗的笑声很显然已经提高了全公司的噪音级别。嘿,这是很奇怪的一点——为什么这个人到现在还没有被自己活活笑死呢?

他不免又想:阿尔弗雷德令人发指的味觉很显然已经可以达到毁灭世界的地步了。嘿,这是很奇怪的一点——为什么这个人到现在还没有为自己的进食付出食物中毒致死的代价?

好吧,柯克兰先生承认,他就是对于美国青年有所偏见。这不是柯克兰先生的错,自从美国人将汉堡引进快餐食品店后,伦敦就几乎被汉堡占领了。这对于我们钟爱精致的英式饮食的柯克兰先生,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值得庆幸的是,柯克兰先生选择了一个不错的公司。据他观察,除阿尔弗雷德以外,没有哪个丧心病狂的人喜欢吃汉堡。

是的,只有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才会喜欢吃汉堡……

欸,等等,汉堡?!

恭喜,我们的柯克兰先生突破盲点了!

 


—————————————tbc——————————————

第一次写有关APH的同人作,意外地顺手欸⁄(⁄ ⁄•⁄ω⁄•⁄ ⁄)⁄

由于写惯了几十万字的和风长篇,所以在文风转化方面还有欠缺。选择在LOFTER上发文也算是新开始吧,但愿我能克制住自己堆砌描写的欲望。

此外,我真的暂时封笔了。如果有在贴吧或是晋江上认识我头像的人,不要问我是不是不填坑了。这只是学业之外的一次小尝试,而“异闻录”需要更细致的描写,耗费时间比较多,所以我只能慢慢攒字数,绝对不是弃文了。


评论 ( 4 )
热度 ( 8 )

© 知更鸟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