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Interested motives(动机不纯)[2]

简介:

当你连续几个月都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收到厌恶的垃圾食品之时,你会不会不由自主地关注起身边那个最可疑的人呢?这种时候,请切记,不要显露出你的好奇之心,以至于让那个该死的影帝寻到任何能捕捉到你的心的机会。

食用说明:

①短篇私设

②主米英、法加,微仏英

③共英、法、加三个系列视角(目前是亚瑟视角)

④高二生学业繁冗,更新慢如树懒

⑤表白马蒂、亚蒂……不要和我抢QAQ

上章链接请点击这里:Chapter 1

—————————————————————————————

04

那个出现在他办公桌上的不速之客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杰作吗?

这样的想法只在柯克兰先生的脑海中犹如老式放映机播出的电影画面般一闪而过,随即便被一堆理论所淹没了。

阿尔弗雷德没有理由这么做,他将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汉堡丢弃在他人桌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况且他今天看到柯克兰先生拿着汉堡时,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之处。倘若真要揪着一丝可疑不放,那大概是他很快就喊出了那个汉堡的种类名称。

噢,上帝,要是阿尔弗雷德喊不出来才是真的奇怪,毕竟他和汉堡是跨越物种的真爱。

柯克兰先生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懊恼自己居然浪费了足足30秒的人生来考虑这样一个蠢货的作案可能性。他将这个愚蠢的想法归咎于汉堡,一切都该怪它扰乱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该死的汉堡!

就当他准备在心中暗暗将那个罪大恶极的垃圾食品千刀万剐之时,口袋里的平板手机微微震动了起来。经典简单的默认铃声撩拨开瑟瑟冬风,窜入杂乱的雨韵之中。柯克兰先生不得不停歇在附近一处旧宅的屋檐下,一边小声咒骂着来电者,一边滑开接听键。

‘Hello.’

“噢,亚瑟,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接了哥哥我的电话……“

柯克兰先生毫不留情地结束了通话。

手机铃声响……

嗯哼,挂断!

手机铃声再响……

呵,挂断!

手机铃声表示我觉得还能再抢救一下……

“My God! 你到底有完没完?!我的手机都快震成筛子了!“柯克兰先生气急败坏地拿起手机,全然不顾绅士风度地冲着细窄的话筒破口大骂。

“没办法啊,谁叫某个不懂礼节的混蛋一直挂断哥哥我充满爱意的电话~“法国人低沉性感的嗓音透过音孔流淌而出,微微上扬的尾音透着揶揄的意味。

“我凭什么要接你电话?你们法国人在工作时间之外,脑子里装的不是罢工计划就是一堆精圌虫。尤其是在这种即将进入黑夜的时候,你们打电话百分之八十都是为了和别人来上一发。“

“可惜这次是那百分之二十。事实上,我一个月前辞掉了在法国的工作。我说过的吧,我一直希望能在世界的某一角安顿下来,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现在我做到了。“

“哦。”

“‘哦’是什么冷淡的反应?!”

“你实现梦想和我有什么关系?”

“听着,我的店开在了英国。从你公司大楼出门右拐直走,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谢谢你告诉我,我以后走路会避开那里的。”

“嘿,我企图用法式甜品拯救一下你濒死的胃,你却是这样对我的?”

“我的胃和我的正宗英国菜相处得很好。”

“你真觉得你炸掉的那231个厨房是意外事故造成的?”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

噢,上帝!柯克兰先生发誓他没有在这之后的三十分钟里,为自己引以为豪的厨艺与法国人展开史诗级的对骂。

糟糕的是,当他结束通话时,才发现天色已晚。晦暗的浊云渐渐溺于夜幕,鹅黄的灯光蔓延至整条街道。雨不知何时停歇了,晚风穿过路旁的冬青树,夹杂着湿冷的土腥与草香。柯克兰先生,他不得不接受了自己没有在预定时间内赶回家,导致夜读被取消掉的事实。抬手抖了抖伞面上残留的水珠,柯克兰先生沮丧地将身影融入一片淡薄的灯光之中。

该死的,他从未有过如此糟糕的一天。但愿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第二次,无论是办公桌上莫名其妙地出现汉堡,还是在下班时间接到骚扰电话!


05

然而这样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第二次。

柯克兰先生死死盯着办公桌上似曾相识的汉堡,深吸一口气,试图把自己的心态放得平和些。他嘴角扯起一丝僵硬的笑,温柔地和垃圾打了个完美的招呼:“Good morning,昨天命丧于垃圾桶的老兄。”

汉堡保持着它圆润的姿态,高傲地拒绝与我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交谈。

“我想你需要明白,当别人同你主动问好时,回复他是一种基本礼节。“

汉堡不予否认,却依旧静静地坐着,甚至连抬眼看一下柯克兰先生都不愿意。

“好吧,我不指望你显示出你的友好,但至少你该告诉我,你怎么又来这儿了?”柯克兰先生凑到汉堡前,微微敛起眉,祖母绿的眼眸促狭成一线,颇带威胁之意。

汉堡无动于衷,半开的包装盒里溢出油腻的香味。柯克兰先生不由地敛起眉,单手直指着圆滚滚的汉堡,对着它恶狠狠地吼道:“快说,谁派你来这儿的!”

“咳咳。”在门口伫立了很久的琼斯先生迟疑了一会,还是忍不住抬手清咳几声,打断了柯克兰先生的审讯时间。

我们的柯克兰先生显然受到了惊吓,从他错综复杂、瞬息万变的眉毛就可以看出。他以为这个时间点没有人会在办公室附近,毕竟他一直都是全公司除清洁员工以外来得最早的职员。

“……早上好,阿尔弗雷德。”羞耻的脸色迅速在面部蔓延而开,柯克兰先生尴尬地收回了指着汉堡的手指,颈项僵硬地直起,装作若无其事地冲下属打了个招呼。

“umm……亚瑟,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对hero挤眉弄眼?”

“混蛋,这是微笑!微笑你懂吗?!”柯克兰先生瞬间炸毛,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倾过身子带着脸上还未褪去的红晕向对方极力辩解道。

“如果你非得说这是微笑的话,那hero就勉为其难地承认吧。”阿尔费雷德双手抱臂,散漫地侧靠在门边,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不需要你勉强!这本来就是!”

“好好好,你说得都对。”阿尔费雷德翻了翻白眼,收回修长的手漫不经心地揣在了口袋里,不余不疾地走向柯克兰先生走去。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微微耸鼻,继而倏地谋色一闪,冲到办公桌前,小心翼翼地打开汉堡的盒子,大叫道:“嘿,这是新推出的豪华版盖世无敌至尊闪亮到瞎汉堡!“

柯克兰先生翻了翻白眼:“这和昨天那个有区别吗?”

“你不懂,这是升级版。”阿尔弗雷德蹲下身,趴在办公桌前,歪着头枕在左手上,伸出手指戳了戳汉堡,脸上浮出心满意足的浅笑,“触感真好。”

柯克兰先生挫败地扶了扶额,试图让自己不去在意部下的痴汉行为:“你这么了解汉堡,知道这个汉堡是谁的吗?”

“上帝赐予你的。”阿尔弗雷德想都不想,果断地回答道。

“对于你的智商有所期待的我也真是太天真了啊。”柯克兰先生叹了口气,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虽然我现在很想让你带着你亲爱的汉堡先生滚蛋,但这个汉堡不是我的,我没有权利这么做。”

“亚瑟,你今天说话客气有些奇怪。”阿尔弗雷德犹疑地扫了一眼亚瑟。

“见鬼,我没有意识到。抱歉,我从不在同事面前说这些粗鲁的话,可能是因为最近快被逼疯了。”

“这不是你的汉堡?那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桌上?”

“我不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次发生这样的情况了。”柯克兰先生顿了顿尾音,余光冷淡地睨了一眼桌上的汉堡,微微眯起眼睛,竹青的眸色渐暗,继而清冷的声线直拉回阿尔弗雷德的注意力,“昨天我还可能认为这只是个事故,但现在我可以下定论了——这是一场低俗劣质的恶作剧。不会有人天天起这么早,就为了把自己的早餐落在我的桌子上。“

“欸?恶作剧会送汉堡?这分明是天赐的礼物!”阿尔费雷德兀地站起身,抓住柯克兰先生的肩膀激动地说着,却在直视对方的眼睛的一瞬间,表情僵在了脸上。那双翡翠般青幽的眼眸实在太过平静,平静到仿佛要穿透自己的表层,直探到掩埋于深处的一些什么。

阿尔弗雷德松开柯克兰先生的肩,抓了抓淡金色的头发,促笑了几声:“啊哈,再谈下去似乎就要到上班时间了呢。就这样吧,我先回自己办公室去了,祝你心情变得愉悦一些。“

柯克兰先生静静地伫立在哪,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身影淹没于缓缓阖上的门缝之中,然后抬起左手。竹青的眸内似陷入深潭般暗潮波涌——腕间佩戴的黑色手表清楚地显示着现在的时间,7:42,还远远未到同事们赶至公司的时间。

果然,这个人有些不对劲啊……

————————————tbc————————————————

法叔的电话是给后面剧情做铺垫的,阿尔肥从头到尾都是在演戏,下一章我最亲爱的马蒂就要出场(帮弟弟演戏)了⁄(⁄ ⁄•⁄ω⁄•⁄ ⁄)⁄

话说回来,现在是亚瑟视角,所以基本都是米英。而法加在一起的时间点是在米英在一起之后的,马蒂基本上只有下一章的戏份了,打法加的tag时我好心虚啊……

评论
热度 ( 12 )
  1. 莞尔未央知更鸟之死 转载了此文字

© 知更鸟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