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加/普奥/亲子分】谁杀死了耶和华?[前言]

这个多出来的开头是为了给结局添一个好一点的续和糖,避免太虐

————————————————————

“这必燃是个沉闷至极的无聊故事,不过是套上你们所熟知者的名,再借托我这支笔勾拟出的一场悲剧罢了。嘿,说真的,弗朗索瓦,你不要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我。哦,你说那是鄙夷,好吧,出于我们仅有的一点血缘关系,我自当忽略而过。”

波诺弗瓦先生将一沓纸稿合上,搁在了黑漆的金属灯座旁。基尔伯特站起身来,他按捺不住地要站起身来。然而亚瑟却是接过身旁罗德里赫递来的红茶,默不作声地抿了一口,他猜到对方是准备口述那个刚起草完的故事。

一切正如他进门前就预料的那样,波诺弗瓦先生懒懒地向后仰靠在椅背上,把弄着手中的十字架银链,不疾不徐地接下去说道:“只是倘若你们无论如何也想听的话,我并不介意借此打发这余下的一点无聊时光。”

于是他的老同学基尔伯特又坐了下来。

“你们都知道这个故事来源于我近期的一场梦,事实上,我已不能笃定地说这是一场梦了。我想世间万般事,不过生而消遁,死而犹存,只应了那句‘浮生若梦’罢了。缘此,我们皆于梦中而活,无关常理,无关悲欢,梦中做的梦也应当算作我们恍惚而过的一段人生。”

“我对你那繁冗的前言丝毫提不起兴趣,大作家。”他的另一位朋友安东尼奥·费尔南斯有些不满,因为他仅仅是被对方昨夜所提及的那个名字所吸引而来的。

“你不必这么着急,我的朋友,我自会提及你和你那位小情人的故事的。不止你们,还有我们的老相识丁马克……细数起来或许真是梦到了很多人吧。”

唯一的那位东方访客搁下瓷杯,嗤笑了一声:“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梦是现实的浮映。你既要写梦,自然免不了有些关联现实的原型。”

“你说得不无道理,王耀,我正是欣赏你这样聪明的人。然而事实上,总有一些离奇的事情是我们无法用理论去解释的,我还梦见了一位称得上熟悉的陌生人。”

“所以你并不认识他?”亚瑟总结了一下。

“是的,他和你的那位小男友在样貌上很像,但我知道他们不一样。那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少年,他那轻细的声音时常带着难以言明的无措,即便是梦也教我急于去抚慰他,然而'弗朗西斯'做不到。”

弗朗西斯用余光淡淡瞥了眼身旁幽幽滋燃着火光的壁炉,语气兀然间轻得不可思议:“梦中的事我未必都记着,这书稿也不过是三分虚构,七分照写罢了。然而,‘马修·波诺弗瓦’,撇开他一生冠有的姓氏,我无比清晰地记得他的名。不,这已不关乎记忆了,他是深深刺刻于我的骨髓,浸染我的血液的。我要向你们讲述这场梦,那必定是从他开始,由他终结的。”


“如同那卷皱的旧羊皮卷上梅瑟的故事一样,没人知晓马修•波诺弗瓦的过往。”
——————————————————————————————————

弗朗西斯:各位基佬挤一挤啊,接下来我给大家公然出个轨~\(≧▽≦)/~

 

 

 

评论 ( 22 )
热度 ( 34 )

© 知更鸟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