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加】小小的咸鱼有大大的梦想[上篇]

自恋厨师法x贪吃人鱼加

*马修有话说:你捡回我只是因为觊觎我肥美的鱼身,人类太坏了!

*弗朗西斯: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刀子沉落,浪花伴着一道红光,好像有许多血滴溅出了水面。小人鱼伸出那双洁白的手,它们在朝霞中化作透明。再一次回望沉睡的王子,她跳入了海中。那曾是她的故园,可她纯洁的身躯在融化,海草般的长发在消散。她就要永远地变成泡沫,再也无法触碰到世间万物。王子的爱真挚却又吝啬,她得不到,也就因此失去了长久的生命。”

大白鲨低沉着嗓音,缓缓讲述着人鱼先祖的故事。他那张血盆大口在说话时总露出一嘴尖牙,但这并不妨碍他渲染凄凉的氛围。

伏在他身上的人鱼们哭得稀里哗啦,瘪小的珍珠随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从胖滑的脊背上滚落,散了一地。还有两三颗掉进了它眼睛里,一双圆得像灯泡一样的大眼睛瞬间委屈成了荷包蛋状。

眼里进珍珠真的很疼!

“一个故事三个贝壳,放在我肚子底下的软珊瑚里就好了。”大白鲨哭丧着脸,瓮声瓮气地说道。他要攒着这些贝壳,去住在海藻丛深处的巫婆那换这个月的魔药。鲨类没有声带,他想要发声就必须嗑药。

“太贵了太贵了,这个故事我们大家都知道。”

毕竟《海的女儿》在深海也依然是教科书级别的经典传说,影响力特别广。尤其是在博尼法乔海峡,这里的很多人鱼首先学会的法术就是幻化人形,向往着和他们的先祖一样,到岸上和人类谈一场跨种族的恋爱。小人鱼们从小就听大哥哥大姐姐们念叨这些剧情,虽然这并不妨碍他们发达的泪腺再度膨胀,但总归少了一点新鲜感。

大白鲨左等右等,不见贝壳掉进软珊瑚里,气得摆了摆尾巴:“怎么可以这样。”

一分价钱一分货,说得好像之前哭得稀里哗啦的鱼不是你们一样,这年头赚钱真的很不容易。

“你再讲一个嘛,我们帮你把贝壳串成项链,挂在你脖子上。”小人鱼们知道大白鲨的鱼鳍不方便拾取贝壳,于是拿这个做筹码想要免费再蹭个便宜。

“……”

每月要靠魔药发声的大白鲨张了张血盆大口,完全说不过这群叽叽喳喳的人鱼。只好扑扇了一下鱼鳍,心不甘情不愿地接着讲了个渔夫的故事。他觉得还是软珊瑚旁边住着的那条红鳞人鱼比较好,又安静,又会主动帮自己收拾珊瑚丛,有的时候还会跟自己分享吃食。

可温柔的一条鱼啦!

而大白鲨心心念念的那条红鳞人鱼,也就是马修·威廉姆斯,此时正在隆迪娜拉海滩边被无情的烈阳暴晒

——远远望去,和一条躺尸的咸鱼并没有很大区别!

 

 

 

01

不知是从几月起,黏稠的空气就已经焦灼地融裹住了整个科西嘉岛。老港街的黑漆长椅在曝晒之下,格外得发烫。夏蝉便趁乱隐匿于葳蕤的草木中,震动着薄翼发出阵阵嗡鸣,实在教人烦躁不安。

酷暑的热温像是一道最致命的恐吓,但在南端的隆迪娜拉海滩上,依旧有着熙来攘往的人群幌动在刺眼的白光中。孩子们赤着脚撒欢,小小的足迹交叠成一串串怪异的符号。寄居蟹被白白嫩嫩的小手捏着螺壳高高举起,挣扎地挥着并不算粗壮的大螯,却受到一阵咯吱咯吱的“嘲笑”。

波诺弗瓦先生在海边住了大概有一周了,他不是这里的原住民。只是由于他本人是个厨师,对科西嘉岛上的美食抱有很大兴趣,才来到了这座岛屿。这些天他确实见识到了很多惊艳的海鲜料理,然而,许是阳光太过强烈的缘故,直到今天傍晚沿着岸边漫步时,他还没缓过劲来。以至于在恍惚间,他便看到了一个少年正五体投地式地把脑袋埋进沙堆里,身后还翘着条肥美的鱼尾。

这……也是海鲜?

波诺弗瓦先生脑袋一阵晕眩,还不忘敬业地咽了一口水。

但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为了验证这种大胆的猜测,他不得不向少年走去。他走得那样僵硬而缓慢,仿佛世界静止下来惟留他孑然孤身一般,海鸟的啼鸣、游人的喧闹……一切都像是遥远地背离了他,海浪卷着细碎的泡沫淹没了脚踝,很快抚平了身后凹陷下去的足印。

远处的瞥望并不能详尽描拟这圣迹般的场景,那是一条真正的人鱼。光裸的脊背像骨瓷般白皙,在细沙上微微起伏着。赤红的鳞片从腰际向下延伸,紧紧地裹覆住了他的鱼身,没入深海。同过去水手们流传的古老故事一样,那条鱼尾毫无遮掩地半露于海面之上,透明轻薄的末梢似是被鲜血浸染般绮丽。就像是雄性为示爱而肆意展露自己的美,如此惑人。

波诺弗瓦先生心跳得很快,他想要仔细瞧瞧这条人鱼。然而他刚一走近,少年身后那条半翘着的鱼尾就像是兀然失去了力道,重重地跌入了海中。拍水声被海浪冲刷礁石的声响所覆盖,四溅的水花一瞬间反射着驳杂缤纷的光,又倏地回归于粼粼的海面。等波诺弗瓦先生心神未定地再望向海水时,那片模糊的艳红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与人类无异的长腿。

下面是腿,那中间……

出于人类惯有的好奇心,波诺弗瓦先生不由自主地偷偷往上瞥了一眼

——一条沙滩裤正岌岌可危地挂在人鱼清瘦的胯骨上!

“……”

直男波诺弗瓦先生神情复杂,不知道是该失望,还是该庆幸。半神秘半紧张的气氛一下被这条搞怪的沙滩裤给捅破了,波诺弗瓦先生狂跳不止的心落回了原来的位置,恢复了往常的理智。

他伸出手来将少年翻了个面,就跟平时煎鱼一样熟练。

少年湿漉漉的鬈发像是细金丝般柔软,凌乱地贴在本该有鱼鳃的面颊两侧。他的五官极其精致,却不是精怪的那种魅惑,只是非常有亲和力。下唇被不自觉地咬着,眼尾微微泛红,似被珊瑚染过般好看,可干涸的盐渍与白沙却糊了他一脸。

“看上去只是个晒迷糊了的小家伙。”

波诺弗瓦先生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抬手将那些白沙从少年的脸上轻轻抹去,然后低下身在他耳边喊道:

“醒醒,醒醒,有人要把你卖掉啦。”

“醒醒,醒醒,到你上锅啦。”

“醒醒,醒醒,尾巴泡久了就不好吃啦。”

他喊得很优秀,又用力推了少年,但对方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波诺弗瓦先生没辙了,双手抱臂地倚在礁石背后等了半晌。可少年仍然紧紧地闭阖着眼,也不见有其他人鱼来偷偷带走他。隆迪娜拉海滩的西面虽然很偏僻,也有嶙峋的白礁石堆所遮掩,但波诺弗瓦先生不能保证没有其他像他一样有闲心漫步的人路过。也不知晓少年人类的样貌能维持多久,到底为什么昏死了过去,又为什么始终推不醒。

波诺弗瓦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俯下身子,揽过少年的脖颈。

如果带回家的话,是要放在鱼缸里比较好呢?还是放到床上比较好呢?

 

——————————————————————————


(马修:我不醒,我不醒,我要保持咸鱼最后的倔强!

弗朗西斯:醒醒,醒醒,你最喜欢的音乐上抖音啦!

马修:……!!)

答应好的梗请接收 @努力挖掘的土拨羔 ,本来只想放飞一下自我,可是一不小心写长了。

先断在这里,不过这不是长篇,因为我实在写不动中间过程,也坑不动你们了。只会挑一些生活片段凑成时间线,然后迅速跳到结局部分。

马修的昏倒是有原因的,序文也是背景铺垫,这篇文总体来说就是傻白甜,没什么正经的。

这个假期直接把这篇收尾。

 

那段喊人的话,是列表群友给我的意见,感谢你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都是恶魔吗?


评论 ( 16 )
热度 ( 48 )

© 知更鸟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