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

我曾写过不少华美旖旎的言句,但一年半前宣布停止异闻录连载的时候,我的手有点抖,敲出来的不过是最朴实不过的想法:大抵这过去十万字的更新动力或多或少都要归功于你们,谢谢你们说“等我”。
私以为基本支撑写手写下去的,那是责任感,是本不该和任何读者有关的责任感。没有读者可以来指责一个写手弃坑,因为他们仅仅是在一旁看着。就这方面而言,写手与读者的关系处于分离割裂状态。
但我们该明白,能让写手燃起长久热情的,是读者的态度。而最能体现读者态度的,永远不是一个冷冷的赞,而是借助评论进行的双向互动。
连载这么些年,我因为自己写作风格的执拗,丢失了绝大多数的读者。然而我还是选择无所变动,这般固执,其实可能仅仅是源于写文第一年,我收到的一条评论:“莫名觉得你好专业,读了这一段,我瞬间有种在读鲁迅的小说一样的既视感,那种回忆儿时往事,人生感慨的感觉。淡淡的,却很吸引人,别人的驻足离开都可能成为自己往后人生的一部分。”
那时我正处于彷徨的创作期,对自己细水长流,不侧重于主角感情戏的写法充满了怀疑。但收到这条评论时,我有些想哭了。这个读者,到底是没能追到最后。然而却在无意间,坚定了我连载的决心。仅这不足白字的话语,充满着理解与认同,淡淡的、暖暖的、让我心心念念了两年多。
现在我仍同她有些来往,因为她也成为了写手。有句话从不曾说出口,但却始终隐隐流露在我在她文章底下不定期的评论中
——幸好那时有你那短短的几句话。
而一年半前,说要等我的读者,我实在清楚他们大部分人已不会再等。但就是那寥寥几人的留言,让我的停载多了一个期限。还有两个月不到,我会毕业,我会继续,为了当初那几句“等你”。

司里里:

看到喜欢的作者和作品一般都会回复。因为自己也写写嘛,知道对于一个作者来说评论是最好的激励啊!哪怕就是一句简单的“写得好”,也比点赞令人开心很多哦!以及对于我这样的小透明写手来说,平时很忙,家里也不怎么支持,如果没有一点鼓励真的很容易灰心坚持不下去的……
感谢每一个评论过我的人,真的(。・ω・。)ノ♡也希望大家平时看到喜欢的文多留下一些鼓励吧,也许就是你无意中一句回复留住了一个差点就坑掉的作者呢?(^_^)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评论
热度 ( 9364 )
  1. 杨小黑感慨无用 转载了此文字
    当时浮尘离开的时候我也这么想过,想知道她为什么把所有文字删光,只留了一篇长评,我想可能这篇对她来说有...

© 知更鸟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