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薄幸。(邱非中心向/伪小清新/叶邱/已完结)

戳开来时以为这文一定热度上百,谁知竟也是惨淡收尾。其实它已是近乎完美地写出了我心中所想的这对cp的结局了,他们该是这般的相处模式。
这就是叶邱。
叶修的世界里从来不缺邱非一般的人,但对邱非来说,叶修是他在废墟般的嘉世继续咬牙撑下去的动力。坚定地踩着对方的脚步而走,但当他抬眼时,他所要追逐的前方,应该早已不单单是一个叶修。
你怎么奢望在另一处的叶修回头?怎么忍心让邱非的视线始终困于那片小隅落?
开始是偶然,结束是必然。最好的故事,从于现实。
当然,甜文大家都吃得欢,爱慕或许是要有的,没准就在一起了呢(//∇//)

MargaretRed:

邱非从没后悔过自己所做的任何一个决定。放弃学业做职业选手也好,承担嘉世的烂摊子也好,最终和叶修背道而驰也好。
1
是几年来难得的秋老虎。
天气预报说全国各地又有大范围的升温,让大家做好防范。邱非扭过头看了一眼窗外,傍晚的太阳鲜红,晕染了一片天。
他仰头微微靠着椅子背上,空调吹出的凉风擦着鼻尖,椅子背上搭着的嘉世队服清脆的面料发出与他的头发摩擦的咝溜溜的声音。仰头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墙上挂着的装裱好的奖状,鲜红的底色,明黄的字体清清楚楚的写着,荣耀联盟第二赛季总冠军——嘉世战队。
邱非突然感觉眼睛涩涩的疼,像是被一场旷野的风吹过一样。果然是看电子屏幕看的时间太长了吧。
原本每天都有人来擦的相框,现在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脑海里的记忆仿佛也蒙上了老电影一般的昏黄。
薄灰。
年代还并不久远。
2
邱非有时也会惊异与自己怎么会记得这么多遥远的事。

好像那是一个仲夏,阳光透过树叶时叶脉十分清晰,打出的影子斑斑驳驳的印在他脸上。他抱着他家的那只白黄相间的猫,站在院子里最大的那颗香樟树底下,背靠着树干有些硌。院里的老人拿着阔大的蒲扇扇来扇去,扇的他心烦意乱。
印着巨大的广告的公交车向着前方孤立着的站牌驶去。邱非拍了拍手中的猫,然后弯腰把他放在地上,背上放在身边的旅行包就向着公交车站跑去,衣服的下摆扬起圆润的弧度。
义无反顾的样子。
离开的时候是七月,燥热的气温将空间搅动的难以平静,邱非坐上南下的火车,旅行包把他的肩膀压的生疼。窗外飘来桂花的香气,树荫明明灭灭。偶尔穿过隧道时短暂的黑暗,也能在黑暗中闻到花香,这成了他一腔孤勇中唯一的安全感。
这些散乱的元素,组合成了漂泊的意境。往回这样伴着花香离开的日子,成了他在夏日里最熟悉的生活。


3
邱非捏着手中已经被攒成一团的卫生纸,纸的前段有许多灰尘。他拿着纸擦过奖状上的每一句话,最终定格在叶秋两个字上。
第一次见到叶修是什么时候的事呢,也是一个夏天吧。那个时候的叶修还不叫叶修,邱非还不是邱非。
没有刻意的去记住第一次见到叶修时他是什么样子,第一次见到叶修时他说了什么话,连想到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后话了。

如果真说是第一次的话,应该就是在食堂一起拼桌吃饭吧。那时已是将要开学的日子了,经过了一个混着知知不休的蝉鸣的夏天,邱非也有了几个可以吃饭时帮忙占位子的同伴。叶修健谈,很快就和邱非的同伴打成一片,每次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星星点点的光就像是海洋中沉睡的冰川,闪烁而稳重。
当邱非知道叶修是嘉世队长时,他身边的同伴都已经回去上学了。邱非却不急,依然一个人待在偌大的训练房里。邱非就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和叶修打交道的。那些只有西瓜,冰激凌组成的单薄而清凉的夏日,好像也因此开出了一朵朵小花。
叶修来训练室里巡查的时候,本以为会是热热闹闹的,却没想到就只有零零落落的几个人。叶修走近,邱非早已察觉,他一偏头就能看到叶修露着青色胡茬的下巴。他象征性的对叶修点头致意,又扭过头去打荣耀了。离得稍远的二年级选手看见叶修,马上露出惊异的表情,『叶秋前辈……吗?』声音因为疑问而变小,尾音还有些底气不足,但在只有键盘鼠标操作的声音的训练室里,已经足以让所有人听到了。
邱非忘了那时是什么感觉,估计是心下一惊,又有些哭笑不得吧。不管怎么看,叶修和叶秋都是两个人嘛。
叶修也不含糊,朝着他打了个招呼,就弯下腰问离他最近的邱非,『小同志,训练室里人怎么这么少啊?』
『要开学了,他们都去上学了。』
『上学呀……上学好啊。』叶修叹到,眼里是千帆过尽般的苍凉。之后很久邱非会想起这个画面,依然不知道这个眼神里包含的意义,甚至是……无法准确描述这个眼神。叶修点燃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一个个烟圈。
你以为青春里的每一场相遇都是那么唯美,浪漫,惊天动地,感人肺腑?
4
叶修再一次察觉到邱非,是几天后的一次训练。
已是秋天,傍晚的风吹来已经有了丝丝的凉意。倦鸟回林时翅膀所带起的风,扇动了树上反射着夕阳余晖的树叶,筛落了一层层扑簌簌的光芒。
训练室里的人更少了。叶修再一次来检查的时候,暑假来的训练生就只剩下邱非一个了。叶修看了叹了口气,撺掇邱非,『小兄弟,要不咱俩打一局?』
邱非应了。结局当然是毫无疑问的输的很惨。叶修吐出来一个烟圈,笑了笑说,『技术不错啊,要不要再来一局?』
直到叶修的那个队友来说『老叶你要不要脸啊输给韩文清就来这儿虐新人找回自信你要不要脸啊』之前,邱非都是服服帖帖的让叶修打。听了叶修队友的话一怔,随即自嘲般的笑了笑。
『我这是在期待什么啊』
叶修无赖的和队友扯了半天,要走的时候冲着依然盯着电脑的邱非说了一句,『小同志根骨不错啊继续努力!』随后又补了一句,『有时间还来找你玩。』
邱非因为这句话心情很好了一上午。即使他知道这可能只是叶修的客套话。
叶修果然隔三差五就来找邱非PK,邱非每次都被叶修虐的很惨。叶修在PK时总会调侃几句,并美其名曰言传身教。
『小非非你太走运了,有哥给你指点技术,将来一定是当大神的料啊!』
邱非不知道叶修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总之知道就是知道了,也不用去追究那么多。邱非一向是这么认为。
杭州的夜晚是很舒服的,有凉凉的海风吹来,燥热的空气好像也湿润了几分。叶修买了几个大西瓜,叫上几个人坐在嘉世俱乐部的后院里吃。几个男人蹲在树底下,不停的抱怨蚊子多西瓜籽多不如在宿舍里吹空调,最终还是留下了一声声嘻笑怒骂和一地的西瓜籽。连门口的大黄狗的叫声似乎也被晚风柔和了。
城市的夜晚根本找不到星星,但是月亮却亮的出奇。
邱非动身回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中旬,空气已经转冷,早晨醒来便可以看见树叶草尖上有了一层白霜。邱非背着远没有来时那么大的旅行包离开宿舍时,看见了倚着门框的叶修。
『哟,还没忘记要上学啊。』
『要回去参加期中考试了。』
『反正这小半学期你也没学,考个啥。学校没给你开除啊。』
『可以应付的。』
邱非已经走出嘉世俱乐部的大门的时候,手机叮咚的想了一下,是一个陌生了号码。
『meet again some day。』
后会有期。
邱非轻笑,停下脚步,把这个号码备注为『叶秋』。


5
邱非登录了荣耀,眼前出现的一个战斗法师头上赫然顶着君言葬三个字。
这是邱非在游戏里的小号。当初起的这个名字,或许是为了某些执念,也可能只是为了祭奠。
邱非随手点了一个任务去做,还没跑几步,就看见迎面跑来一个拳法家。他揉了揉鼓鼓的跳动的太阳穴,脑袋有些涨涨的疼。这追兵也真是有毅力啊,一定是个年轻人吧。这么执着这么认真的追了他这么久,应该只是年轻人干的事情吧。他忽然一惊,什么时候他已不把自己归入年轻人的范畴了?他今年也不过二十七啊……莫非已经老了么?
他想起叶修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那些不再年轻的人的眼神也会不一样。时光对他们无情,夺走了他们所向披靡的长矛,他们背负了比年轻人们更多的重担,害怕丢掉自己年轻时候夺回来的那些荣耀,于是不敢再与年轻人对视。』

叶修说这话时,是那年的第一场雪,寒假的他再一次来到嘉世俱乐部。叶修自然是高兴,狠命儿拍着胸脯,说『小非非啊,你以后跟着我吧,我罩着你。』
可着罩着你三个字最终落到实处,不过是请了邱非五块钱一大碗的牛肉面。
叶修特别喜欢牛肉面。那些个凛冽的冬日,叶修都会领着邱非和一大帮人一起到夜市上的一个看上去不怎么干净的小摊子点一大碗牛肉面,并且不顾老板娘『少放一点,要辣死啦!』的阻拦,拿着免费提供的辣椒油使劲儿往里倒,在牛肉面散出的一片白白的氤氲中说着联盟赛里的乱七八糟的事,『第三赛季的那个大小眼这个赛季好厉害的样子但是眼睛依然很搞笑啊看一次笑一次。』『蓝雨那个话唠真是超烦啊不过技术还过得去那个手残倒是可惜了』。最后吃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然后看着对方的脸拍着桌子一个劲的笑。
那个时候的邱非还小,总认为什么斗神剑圣魔术师,都不如街边五块钱一大碗的牛肉面。
6
邱非曾经因为叶修而得到他人的艳羡,也因为叶修而受到他人的冷落。

叶修走的很突兀,事后邱非仔细的回忆了叶修走前的言行,还是没有发现什么迹象,更加找不到原因。邱非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只留下了风吹过的声音。三年时间,不长不短,却也说散就散了。
想看邱非笑话的人有很多。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了,队友言行中有意无意流露出来的排斥与不屑,他应该早就习惯的。也许是和叶修在一起久了吧,他或许也变得像叶修那样连解释和曲意的让自己融入人群都懒得去做。只是日日夜夜的继续着他的荣耀,每天宿舍食堂训练室三点一线,并没有什么变化似的。像是小说里写的什么痛哭流涕什么的,并没有看到。
训练生都骂他是白眼狼,只有邱非自己知道,叶修走了之后,他的世界好像就只剩下黑白两种颜色。
那年冬天的梧桐树叶落得很早。

邱非记得好像也是一年的冬天,夜间下了一点点薄雪,本来期待看到的这个世界一片银白色在邱非看到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时破灭。皮鞋,高跟鞋,运动鞋毫不留情的践踏着本就不厚的雪,马路上的雪已经化成一片片肮脏的水洼,人行道上的雪被工人铲到了一旁的树坑,上面沾满了泥土。
邱非叹了口气。叶修用带着厚厚的手套的手使劲儿揉了揉邱非带着毛茸茸的帽子的头。
『白雪之下,是新生的春天啊。』
邱非抬头看着叶修,他的脸被讲话呵出的氤氲朦胧的有些模糊,以至于邱非有种身在梦中的错觉。
叶修走向树坑边的那堆雪,用带着手套的手扒了扒,然后握住一团雪,抬手伸到邱非眼前。
是一团洁白,无瑕,纯净到有些肃穆的雪。
叶修笑,脸上神圣的神色,是邱非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邱非有些失神,身边队友还在一惊一乍神乎其神的说叶修组建了一个兴欣战队,准备下赛季复出。半掩着的窗户刮来一阵风,蓝白条纹的窗帘被扬起,风吹到邱非身上时,他只觉得刺骨的寒冷。
忽然觉得脸上一凉,是什么东西在脸上融化了的感觉。邱非抬手去摸,指尖一片湿润。
他骤然扭头,窗外已是纷纷扬扬一片。
出去走走吧,看初雪了。
7
队里关于叶修重新领队的消息越传越厉害,三人成虎,这么多人口口声声,恐怕已经到了可以以假乱真的地步了吧。
邱非自然是不信这些的 依然继续着他宿舍食堂训练室三点一线般的生活。生活偶尔也是需要调剂的,而邱非的调剂,就是回忆。他能像一个迟暮的老人一样,巨细无遗的回忆着17年来的朝朝暮暮。

邱非第很多次听到关于叶修与兴欣战队的事情的时候,他又突兀又自然般的想起了那年暮春。
那时树上的叶子已经可以遮住阳光了,邱非和叶修在为一位即将要退役的老将送别,行李箱的轱轮划过地面时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邱非抬头,树叶的疏密晕染出了深浅不同的绿色,也有细碎的光斑透过了叶子的罅隙。
老将已经在前面转弯的那个路口离去,邱非看着他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像个孩子一样一蹦一跳的踩着斑马线的白道走,突然感觉空气像棉絮一样,在不经意间变黏在了身上。他仰头,太过强烈的阳光使他的一瞬间的晕眩。喉咙里干燥而火辣,回味着一股金属生锈的味道。他咽了一口吐沫,使喉咙湿润了一些,才生硬的挤出两个字,
『走吧。』邱非低头,指尖是没喝几口的奶茶冰凉的触感。
『嗯。』
『我大概要很久很久以后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吧。』
『啊?哦……应该是吧。小孩子操心这些干什么。』
『我要在离开之前啊好好的举行一场感人肺腑的演讲什么的,总之不能让我的队友轻易的就把我忘了吧,走之前总要留下点什么值得他们去怀念的东西。』
『虚伪不虚伪啊你,跟谁学的。啧啧啧风气日下啊这可不好。』
『……』邱非有些局促,连忙吸了一大口奶茶,有一下没一下的咬着习惯。
『还是一脸小孩样。』叶修点了跟烟,又猛吸了一口,手上夹着烟不停的抖动着。
『……总之只要不是陶轩撵我,我是肯定不会离开嘉世的。』
『切,小孩心。』叶修不屑,暮春的暖光洋洋洒洒的照在他的脸上,邱非稍一偏头,就能看见见叶修好像被镀了一层金边而显得棱角分明的侧脸。
『往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呢。』

以后的邱非在很多场合都会想起叶修的这句话,揣测话里的深意。他希望能在浮躁喧嚣的社会里找到些什么自己可以驾驭的东西——事实上他也找到了,用没日没夜的玩荣耀来期待有朝一日可以在领奖台是证明自己的存在。但是有的东西他注定一辈子都驾驭不了,比如说未来,比如说叶修的离开,他只能像千千万万的人那样,在人堆里仰着头看着电子屏幕里长相甜美的主播用一如既往毫无感情色彩的语调宣布叶修退役。邱非很讨厌这样的感觉,因为他什么都做不到。
这就是所谓的被『注定』的事吧。


8
邱非真正从那个长相甜美的女主播口中听到叶修的兴欣战队会和嘉世在挑战赛上相遇时,第一次感觉凛冬的风竟是如此寒冷。比宣布嘉世出局的那个雪天,还要寒冷。
之前队里传的多么沸沸扬扬的消息他都一笑了之,甚至连相关的消息都没有查看过,他一直固执而偏执的相信叶修绝对不会做这种背弃荣耀的事,他的荣耀,不会因为功名和所谓的复仇而玷污,他甚至洋洋自得的以为叶修会用沉默来对这些人打脸,到最后却是他被队友怜悯的眼光打的鼻青脸肿。
他看着电子屏幕上叶修坚定的目光,这个这么多年一直和媒体玩神秘的人只不过离开了一年,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他觉得叶修的目光,好刺眼,刺的他眼睛生疼。
邱非独自跑开,冬天的风把敞开的厚重衣物吹得鼓鼓的。他去了叶修经常陪苏沐橙去的那个精品店,门口挂着的风铃依然叮叮当当的,这里的东西不多,可是苏沐橙每次来都会挑上好半天,他和叶修就站在门口等她。他去了叶修在冬天经常带着他们去的那条小吃街,街头大爷买的烤鱿鱼已经由一块钱涨到了一块五,有一年嘉世止步四强的时候来这里吃烧烤,叶修对这个烤鱿鱼情有独钟,吃了好多串最后长了满脸的痘痘。他去了叶修经常买烟的那家便利店,门口的服务员依然在发特价优惠的广告单,叶修总会很认真的看这些广告单,他收集了很多路边发的广告单和打折券,然后寻找时机来买最便宜的东西。他也去了他们曾经无数次去那里看电影的电影院,那个挂过无数张巨大海报的地方,又换成了其他色彩鲜艳的剧照,叶修一点都不喜欢看鬼片,他还振振有词的说现在的鬼片不是靠着音效让主角自己吓自己就是大段大段的感情戏或者满屏飚血,那主角跟个脑残一样明明知道晚上有危险还出门活该被吓死。
他去了那么多地方,那么多地方变了样,又有那么多地方始终如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9
邱非最终是妥协了。年少时特有的一腔孤勇和韧劲,终究还是被磨的一点不剩了吧。他总以为他身上的棱角会改变世界的圆滑,可最终还是世界的圆滑磨平了他的棱角。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和来急去急的人群融为一体了呢,是叶修离开后,是别人怜悯的目光中,还是叶修在第一次接受采访时的那句我回来了。这些,怕都是被时光的窸窣脚步碾压的细碎从而早就无法考证的东西吧。

邱非开始妥协服输的时候,是那二十三分钟。那二十三分钟像是水草一样,而他是被水草缠绕的鱼。他觉得自己一直不能准确形容出那二十三分钟的感觉,如果真要说的话,那是一场漫长的流浪。
流浪的途中他看见了很多,林林总总的都是围绕着叶修。途中他以旁观者的身份,终于让心绪归于一片死水,偶尔的波涛也会化为微澜。那些他认为给过他很多触动的事情,会想起来,心里。也只是死水微澜了。那个通过网络而显得略微沙哑的声音,像是穿过了万水千山一般直勾勾的闯入了他的心腔。一招一式,一进一退,邱非未曾刻意去铭记,却怎么也忘不掉了。他觉得叶修那时一定在笑,眼角带有夕阳的余晖。

他想起有一年除夕夜,他和叶修随着千百个人一起挤在城市广场上一起给新年的解释。人太多,以至于他们根本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广场灯火通明,亮的像是白昼一般。冬天的寒风凛冽,大家穿的都很臃肿,可还是感觉的到彼此身上的温暖。
『邱——非——』
『啊——?咋了——』
『好爽呀——』叶修脸上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潮红,在五光十色的灯火下,显得更加生动。
『什么啊——』
『我说,这他妈太爽了——!』之后也不管邱非有没有听到,就跟着众人五四三二一去了。
数到一的时候,广场骤然响起了音乐,天上绽放了朵朵烟火,如同落英缤纷,消失在天际的一霎那散放出的迷离光泽,让邱非因为自己。身在一片雾光之中,身边人狂欢嘶吼的声音都消匿,世界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时间好像也骤然停止,只留下自己和满天的烟火。直到脖子酸痛,他才猛地回神,冲着叶修大吼了一句。
『新年快乐!』
然后是一个邱非认为自己人生中咧的最灿烂的一个笑容。
10
有些回忆不用刻意回想,就会随着一个熟悉的画面亦或是声音就这样呈现在眼前,邱非从来没有将他们串起来娓娓道来的本事,只能放任他在脑海里流来之后又流走。

邱非唯一一次和叶修一起去旅行,是在一个雨天去的西湖。
叶修一路上不停抱怨着倒霉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就遇上这种破天气,一边又转着撑在头顶的伞,水珠纷纷飞去。邱非跟在他身后不近不远的地方,水珠顺着那把透明的伞落下,微微打湿他的鞋尖。
苦雨零落几重花。
雨点连累的那些枝头将开未开的花微微摇曳。湖面被雨打出一串串密集的涟漪,还未来得及一圈圈的扩散,就已经消匿不见。岸边的垂柳和碎瓦,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远处的亭台里传来悠悠的乐曲,穿过淅淅沥沥的雨声显得有些不真实。虽然是雨天,湖面仍有撑船的姑娘,邱非觉得在这种意境里,多少话都会连同心中万千的思绪被撑船的姑娘一蒿子打散在了水里,最后变成一抹氤氲,在青瓦白砖的石桥下攸攸徘徊。
他和叶修默契的都没说话。那时的他有点之于未来的幻想,以后的大雨不会只淋湿他的眼睛,他的岁月了,叶修会和他一起,一起向着有着无限暖光与清晨的明天奔跑。
这些都是在他的生命中闪烁发光过,却又因为叶修的离去而又黯然失色的东西。

邱非现在想起这些时,这场二十三分钟的比赛已经结束,他看着那个战斗法师寒烟柔,感觉心中有无数言语在一瞬间蜂拥而至,以至于死死堵住了他的喉咙,他只能把这些话一句句的揉入胸腔,最后用那个沙哑的不像是他的声音的声音尽量用最平缓的语调但还是有忍不住的颤抖的声线艰难的吐出了一句话。
『承蒙指教,不胜感激。』


11
邱非讨厌过叶修,因为陈夜辉。
那时的陈夜辉是个比邱非还要大上几届的训练生,也会穿着宽大不讲究的T恤衫在嘉世后院的那个不大不小的篮球场上打篮球,也会在大半夜不睡觉偷偷的玩荣耀,一边吃着泡面也不忘口齿不清的朝着麦克风吼,也会蹲在马路牙子上一边舔着手里的冰淇淋一边对着来往的美女指指点点,时不时和一起的少年讨论乱七八糟的琐事,大有指点江山的感觉。
他本该像所有人那样平庸而平静的度过整个青春的。
『你不适合玩荣耀。』
邱非知道,叶修的这句话生生的掐灭了陈夜辉眼中因为荣耀而点起的烛光。之后一切青春期男孩拥有的东西都不属于他了,他就在同伴怜悯而目光中一点点变得乖张,怨怼。
『叶秋大神都说他不行了看来他完蛋了。』『真可怜啊。』『就是说啊。据说俱乐部都要放弃他了。』『天呐我以后再也不偷懒了别最后落得他这样的下场咯。』
原本经常在一起玩的同伴一开始也是安慰他,在他面前把叶修贬低的一文不值,之后就是有意无意的渐渐疏远。
邱非那时候是讨厌叶修的,讨厌他借着自己的名气毁掉了一个少年的梦。他本可以什么都不说的,可是他仅仅是一句话,就轻易的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陈夜辉最终是没能做成他一直渴望的职业选手,而是做了嘉王朝的会长。
许多次邱非都想问叶修为什么,可终究只能张口结舌。他能做到的,就是小心翼翼的接近陈夜辉,然后多多少少带给他冬日的暖阳。
之后随着时间的轻擦,邱非也渐渐的想明白了,可能真的没有原因,叶修想说,他就说了。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自由』吧。无论身处何地,都能够保持自己的『本心』,不被任何事物左右。
后来陈夜辉问过邱非,问他对叶修的第一印象是什么。邱非想了很久,最终摇摇了头,『认识了他这么久,答案估计会被各种各样的因素左右吧。』其实他心中的答案早就呼之欲出,不过问题应该变成『叶修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光之所在。』
用年少的时光煮一盏茶,那些苦涩或甘甜与否的味道总能轻易的勾起一段隔世经年的传奇,或是一场潸然涕下,泪水涟涟。
12
邱非站在兴欣网吧里面,有点茫然的看着吵闹的人群。
自己果真还是太年轻啊。用青春里的一腔孤勇,做了那么多浮夸的事情。
他想起那年春节,他和叶修倒数完了之后,买了一盏孔明灯,叶修把愿望写在了左边,他写在了右边。他想偷偷的扭过头看看叶修写了些什么,却被叶修突然一扭头发现,倒是把他吓了一跳。
『小非非没看出来你心挺脏啊,没关系长大以后是当战术大师的料。』叶修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有些尴尬的邱非。
邱非一扭头,也不理叶修,专心的用毛笔在灯纸上写字。
那天晚上的月亮好像特别圆。
直到兴欣网吧的小网管来到他身边,他才骤然从这场隔世经年的梦里醒来。
自己和叶修那些有意义的回忆,应该只有这么多了吧。叶修不喜欢出门,话不少但是绝对不多。就是这么一个性格在普通不过的人,怎么就让自己记了这么久呢?
眼前突然浮现了叶修的脸。可能现在的叶修,依然是那么一副没精打采,胡子拉碴的样子吧。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叶修了吧。原本那么熟悉的人,终究向两条相交线那样,相遇过,最终却渐行渐远,他们有那么漫长的人生,需要独自一人形单影只的走完。
恐怕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残忍了吧。
邱非人生中第一次觉得有迎风落泪的冲动。
13
嘉世落败那天,邱非只是抬头看了看头顶绿叶织出的深浅不一的绿色的光,就毅然决定要走下去了,即使前路,恐怕就只有他一人独行。
嘉世也是兵败如山倒,那时的邱非第一次感觉到了世态炎凉曲终人散,嘉世俱乐部的人上至高层管理,下至扫地阿姨,都走的一干二净,邱非一个人站在人去楼空的训练房里怔怔的发呆。这里承载了他太多的回忆,有多少个日夜他是在这里和一群同龄人挤在一起训练,他做到原先他一直做的那个地方,一只手握住鼠标,上面仿佛还有余温一样,他似乎还能听见叶修在他身后教导。可是转眼之间,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嘉世人财两空,连名声都没了,只留下了名字,和邱非沉甸甸的回忆。接下来,招训练生?在夏休期买人?准备挑战赛?
好累。
他才17岁,今年十月份才会成年。
鼻尖似乎突然出现了牛肉面的味道,邱非起身,顺手拿起搭在椅子背上的嘉世队服出门。迎面而来的是春天绵绵而湿润的风,他骑着自行车去了原先他和叶修常去的那家牛肉面店,铺面而来的就是熟悉的香气。
『老板,来碗牛肉面,多放点辣。』


14
邱非感觉自己恍恍惚惚的就过了这些年。那些拮据的连在夏天空调都不舍得开的日子,都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回过神来,眼前游戏里的那个拳法家已经跑到了他面前,正在和他私聊。
『大神。』少年在窗口里抖了他一下,随后又想证明些什么似的,补了一句,『邱非大神。』
邱非听过太多称呼,无非是『小邱』,『小非非』之类的多一些,何曾听过『邱非大神』这样的称呼?
也许早就不该把自己当成孩子了吧。他已经是职业生涯的暮年了,也该到了曾经以为要『很久很久』的退役了。
他不知道这拳法家是怎么知道他是邱非的,他在游戏里的小号从来不惹是生非,就只会偶尔抽空做做任务打打副本,有的时候在嘉王朝里看着工会有条不紊的运作着,他都会感觉很满足。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工会里经常会有新人踌躇满志的说『我会一直玩下去的,早晚我也会成为职业选手。』他都会默默的发上一句『加油。』
『以后的事儿谁都说不定呢。』
把乱成一团的思绪缠好,他看着眼前元气淋漓的拳法家,突然想起以前有两个人,也分别是拳法家和战斗法师,那两人斗争了十年,最终也没人能说上个胜负来。
他轻轻在聊天窗口上发出一个字。
『好。』
15
转眼十年荏苒,白驹过隙。
这十年里荣耀圈全部换了个干净。第十一赛季的时候,霸图成功收获了一枚冠军。张佳乐把他续了好久的小辫子剪掉了,然后拿着冠军奖杯高高兴兴的和孙哲平一起退役了,在街边开了一家花店,偶尔还会有荣耀粉去围观。同一年退役的还有韩文清,这个为了霸图十年如一的男人终于停下了一如既往的脚步,他退役的那天霸图上下都是哭声,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不该挽留,他们唯有献上祝福。韩文清走的那天,狠狠的拍了拍张新杰的肩,霸图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副队长的身影看上去那么坚韧。霸图f4最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第十二赛季是微草的冠军,同时微草队长王杰希也宣布退役。对荣耀有些门道的人都看得出来他为了微草透支了多少,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给了微草。放弃了得心应手的魔术师打法,为了高英杰的成长搭上自己的荣耀,每一个新战队建成时永远是第一个收到王杰希的摸底PK……好在最后退役的这一战打得十分漂亮,最后团队赛时的魔术师打法把轮回的周泽楷和孙翔打得落花流水。
第十三赛季里,黄金一代的选手纷纷退役。这赛季的胜利者让人万万没想到是雷霆。那个始终在季后赛徘徊仅靠肖时钦一人支撑的队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竟然生生打败了蓝雨。肖时钦把队长职位交给戴妍琦的时候这个一向乐天派的少女哭的稀里哗啦。肖时钦不断的拍着他的背,然后有些无奈又自豪的说,『雷霆已经不是弱队了,是冠军队,哭什么。』
黄少天退役的时候完成了邱非之前的心愿——举行了一场演讲。他依然快到让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开始说下一句的语速讲着乱七八糟毫无重点的话,现场的人却都是笑着笑着,就哭了。喻文州却还在蓝雨担任队长,扶持卢翰文的劲头和当年王杰希扶持高英杰有一拼。同样在为后人铺路的还有霸图的张新杰,宋英奇的打法越来越像他,而他的打法越来越像韩文清,成了联盟里有名的暴力牧师。苏沐橙退役之前成功的把兴欣送入了前四强,唐柔接了苏沐橙的班子。剑圣的名号名正言顺的给了微草的刘小别,四大战术大师走了一半,又迎来了新血液,分别是宋英奇和高英杰。邹远和于锋又重现了百花式打法,在花店看比赛的张佳乐激动的把手里的花瓣撒了孙哲平一头。
之后又过了好久好久,久到连他十四岁那年背井离乡时怀里抱着的那只大猫都死了的时候,邱非终于拿到了叶修曾经拿过四次的冠军奖杯。冰凉而光滑的触感让他站在台上时恍恍惚惚。曾经的他一味的想成为名动一方的高手,一个『名』字,年轻的时候蒙蔽了本心,等想起来的时候才回首阑珊处,终究踏破铁鞋寻觅不见。
他终于成了第一名,终是没有辜负他对他的期望。
只是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看。
16
清晨的空气总是会弥漫着那种略带水汽的清新。的味道,赶了清明时节,柳树绿遍了,枝条垂下来都在风里婀娜款摆,邱非蹲在那碑墓前烧纸钱来这里以前他把那些白纸折成各种各样的花样,折了千纸鹤折了小船,一个个由他亲自折的,一个个又被他亲自烧掉。
墓上的少年笑容灿烂。他想起第一次来这里时那个被他仔细安放小心珍藏的声音,那年枯萎过后又在他心底拔节生长,直到回首已是木樨芬芳。恍然间叶修穿着嘉世队服还站在他身后,嘴里还说着什么。
叶修给他讲完那个故事的那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里那个少年穿着过于宽大的T恤,撑着透明的伞,在绵绵细雨旭旭暮色中笑吟吟的看着他。雨好像突然下大了,也许没有。雨点打在伞上的声音还是那种富有诗意的沙沙声。之后那个少年就转了身渐行渐远,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一片干涸了的黑红。
好像连同那如织月光也看旧了呢。

17
邱非原本准备了很多话想在自己正式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对叶修说的。
他要感谢叶修,他从十四岁那一年盛夏认识他,一直到现在,感谢他的陪伴与教导。从第六赛季他第一次来嘉世到第九赛季他成为正式选手,已然四年,如果说一个人一辈子只能活七十年的话,那么真好啊,有三十五分之二的岁月是认识了他的。
他觉得叶修对他是十分重要的人,亦师亦友,所以每次想到在自己心中叶修是那么重要而在叶修心中自己可能只是一起走过一程的人,心里就会挺难受,他知道叶修的心太大,所以他要努力的让自己在叶修心中重要一些。
他觉得没有叶修的话他应该还是那个乖张的叛逆期的小男生,只会一味的维持着自己所谓的骄傲,不可能会有今天的成就。
他想着等到叶修退役了以后,他就让陪着叶修开个网吧,让他继续天天没日没夜的打游戏和肆无忌惮的抽烟。他希望有一天叶修在看荣耀联赛的时候可以对他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对着网吧里的人说你看这个是我徒弟呢,怎么样不错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觉得自己肯定不会让一叶之秋倒在他手里的。在过很久很久啊,等到他也退役了,那个时候叶修可能就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到时候他就和叶修一起开网吧,偶尔对着晚辈们的比赛指指点点,还可以去新区欺负欺负新人。再之后很多年,估计荣耀已经下线了,两个人都变成糟老头子了,一起摆弄花草养养鱼鸟,偶尔聚在一起下下象棋,走完平安喜乐的一生。其实这样的人生已经很不错。
他觉得十七岁时的邱非真的很幸运,因为他会找到一生的信仰。
他还想对叶修说。
我啊,喜欢夏天,也喜欢你。
18
邱非骑着自行车从墓地回来的时候天边正好出现一丝暖阳。
这么多年,他也曾想过联系叶修,可那些字字句句都斟酌过好久的信,最终留给了邮箱里的草稿箱。
那家伙,应该还在继续着他的荣耀吧。
邱非想起那年春节,他和叶修在广场上放孔明灯,他其实借着烛火的光芒透过薄薄的灯笼纸看见了叶修在孔明灯上写的愿望。
『愿嘉世绿树长青。』
邱非没对任何人说过,他一路走下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一句话。
他经过一个上坡路段的时候微微起身,用力的蹬了几下脚蹬。
是时候该走出来了——他们的身边都出现了许多人发生了许多更该值得他们记住的事,只有他还陷在那段续续的往事里。
他有些累了。路途上的累,或许和时间的功效一样,那些你年轻时深以为念念不能忘的人或事,或许突然有一天就会遗忘在一条满是阳光,尘土和鲜花的路上。


后记
这是一篇很难产的文,是我今年暑假唯一的作物。
今年暑假我做的最了不起的事情,就是遇见了全职。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多次遇见了不知道如何用文字表达我心里的悸动的情况。这对于不是第一次写文的我来说已经很陌生了。
或许是因为我太想表达什么了吧,我太珍惜邱非,他比全职里太多的人都要可怜而早熟的多,所以我竭力的想给你们呈现出一个冬日的暖阳。
叶修之于邱非和邱非之于叶修的分量是完全不同的,叶修之于邱非是可以支撑自己前行的孤勇,而邱非之于叶修,可能真就只是走过一程的人,他会遇到陈果唐柔包荣兴,他的人生不会因为少了邱非而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心中的邱非,可能只是在离开嘉世的时候心里的一点点不舍,转眼就会殁了。本就是不平等的关系啊,所以在故事的结尾我设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局,邱非可能真的会在遥远的某天,就淡淡的把叶修忘了呢,以至于后来想起的时候,只会带着轻笑缓缓诉说这个故事吧。
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很简单。邱非在原文里出场的次数不多,所以我想展现一个鲜活的邱非给你们。
亲爱的少年,我多么希望你能好运。
最后,文章的时间可能会有些乱,在此给大家整理一下。
一开始是邱非在擦嘉世的奖状,在这个时候他回想了自己在十四岁夏日第一次进到嘉世的时候。邱非擦完奖状之后,在荣耀里登录了君言葬,并遭到小拳法家PK。这个时候,他回想了从他进入嘉世到嘉世挑战赛落败他去吃牛肉面。中间穿杂着彼时邱非的回忆。之后第二年春日的清明节,他去墓地看望了苏沐秋,最终在回来的路上把叶修释怀。






===========


去年暑假的文了...突然想起来了就放在lof上了


萌冷cp的痛啊!


所以大家都多写写啊啊

评论
热度 ( 34 )
  1. 知更鸟之死MargaretRed 转载了此文字
    戳开来时以为这文一定热度上百,谁知竟也是惨淡收尾。其实它已是近乎完美地写出了我心中所想的这对cp的结...

© 知更鸟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