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梦华录》试读(主极东、米英、法加、家暴组、普奥)

试读有些cp没有涉及到,占tag致歉

01

“听阿尔弗雷德说,总部把你调过来是因为你会杂技?”亚瑟余光淡淡瞥了一眼新加入的警官,继而又俯身专注于他的工作。

“那不是杂技!”王耀嘴角蓦地抽搐一下,忍住额上微绽的青筋,向法医解释道,“是唇语,因为MRI呈现出的脑内影像里通常有对话场景,所以专派我过来读唇语协助调查罢了。”

“那你可能会在这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案情有点复杂。”亚瑟挑了挑眉,半眯起眼,抚手阖上干尸眦裂凸出的眼,抬起开颅锯就往尸体身上割。女性蜷皱的皮肤瞬间划出一长道口,锯齿摩割颈骨的声响清晰可闻,“不过你也算是走运,被抽血抽到这个程度,尸体很容易腐烂的。先前送过来的27具干尸,没有一具还能保持大脑的鲜活性,所以一直没能还原影像。真是凑了巧了,能在我们学院第一时间发现新的被害者。”

惨白的布遮掩着尸体头部以下的残肢,亚瑟轻捧起头颅,摆到一边略微擦拭了一下,便开始切割头皮。呼吸不由地愈发加促,王耀瞪大了眼睛看着法医娴熟轻快的动作,隐隐间感觉视野要被模糊的猩红色侵袭,莫名的恶心惶恐在胃里翻腾覆去,连整个脑袋都开始作祟似地泛疼起来。

罗德里赫微蹙着眉,一面洗拭着开颅锯上的驳驳血迹,一面头也不抬地提醒道:“要吐的话请到隔间的小厨房里去,那有垃圾篓子。”

“呃,好……我靠,你们解剖室里有厨房?!”

02

“您相信这世上有鬼怪吗?”

没由来的言语兀地划破了荒原似的缄默,王耀略带诧异地抬眼,却陡然见着本田直直地望着自己。他素来是不喜直对上这双眸的,郁暗的红熻幽幽地在眼底映着,总教人从那波澜不泛的眸中看出些许硝火。

这其间联系或许是更道不清的,有时他想他可能只是不想再见着这样的眸罢了,但这“再”字竟也是无端诹起的。

“案子不是已经解决了嘛,一开始坊间的鬼怪传闻就是胡言的。”

本田不说话,只是低垂下眼,又抬手续上一炷香。松垮的狩衣端袖轻扫过濡縁,半露出的指尖泛着残骨似的苍白。王耀佯作不在意,促笑了几声:“诶,你这到底是什么香?整个宅邸里都弥漫着这味,自打认识那天起就没消散过。”

“您嗅不出来了吗?这是犀角香。”

年轻的阴阳师半噙着笑,微微翕动薄唇。

——古云:犀角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实在是没人愿意跟我表达一下到底是想看长篇还是短篇,我真的很纠结……要是到高考完还没定好的话,我就开长篇了,不过这个试读还只是断断续续打出来的,到时候文风可能还和这两种不太一样。这边借了动漫《the revelation》的科幻设定,本田君其实是国设,而这个时代是设成全球统一,其他国家意志体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同的州的意志体,轻喜剧里揉着一大堆虐的感觉吧

话说你们好歹说句话啊,我是真心纠结QAQ

评论 ( 17 )
热度 ( 28 )

© 知更鸟之死 | Powered by LOFTER